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人才观点 >

学术“明星”遭除名,强迫引用谁来管?

来 源:科学网
发布时间:2020-02-12

作者丨袁柳

 

H因子159,论文引用次数高达71041,多次入选科睿唯安全球“高被引科学家”。

 

这样的学术“明星”竟然被爆强迫他人引用自己的论文,且这一行为持续数年。

 

据Nature网站日前报道,全球论文引用量最高的科学家之一、华裔生物物理学家周国城(Kuo-Chen Chou)先后被两家期刊从编委会或审稿人中除名,理由如上。

 

无独有偶。Nature最近宣布,自2月6日起将尝试公开审稿人意见。这一举措,能否打破“强迫引用”困局?

 

 

 

资料显示,周国城主要从事生物物理和生物信息学研究,1962年从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曾长期在美国辉瑞制药公司任职。2003年退休后,其创立无实体机构“戈登生命科学研究所”。

 

2003年之前,周国城发表了168篇论文,文章被引用约2000次。

 

然而,截至今年1月,他发表的论文达到602篇,引用次数高达71041,成为全球被引次数最多的研究人员之一。

 

不过,今年1月29日,期刊Journal of Theoretical Biology(JTB)的3位共同主编刊发声明,发现其编委会某成员长期强迫他人大量引用自己的署名文献,属严重渎职行为,已立即将其除名。

 

据Nature报道,之后JTB出版商爱思唯尔证实,该人为周国城。

 

JTB的调查显示,在每篇周国城审稿的论文中,其要求论文作者添加引用论文数量平均为35条,其中90%是引用他自己的论文。

 

另一期刊Bioinformatics则在去年就已取消周国城的审稿人资格,因为发现他的自引数量要求惊人,而且这种可疑行为可追溯到几十年前。

 

不过,周国城在回复爱思唯尔的材料中称,其研究成果被他人引用并非自己强制,而是因为受到了广泛认可。

 

 

周国城答复爱思唯尔的材料

 

在回复科学网的邮件中,周国城还提供了一篇正文28行的“论文”,并称这些材料“有足够强的能力击败他们的指控”。

 

在这篇题为“科学中最重要的伦理问题”的文章中,周国城表示,应具体分析编辑和审稿人的强制行为。

 

 
周国城关于科研伦理的“论文”

 

 

 

在学术界,强迫引用现象并不鲜见。

 

2019年,爱思唯尔曾公开一项针对审稿人的调查:被调查的55000名学者中,433人有强迫引用的明显证据。

 

那么,如何区分审稿人的正常要求和强迫引用行为?

 

福建农林大学海峡联合研究院教授张亮生告诉科学网,大部分审稿人都很专业,特别是相关领域的知名专家,他们的评价非常宝贵。

 

兰州理工大学理学院教授马军认为,审稿人推荐了实质性内容,且与稿件相关,是可以的。但如果推荐的太多,“我们编辑会警惕这个审稿人,并提醒作者不必全部引用其提出的文献”。

 

他同时表示,在审稿意见中捕捉关键词,可找出频繁推荐作者引用指定参考文献的审稿人。“比如审查张三丰,在其2019年向出版平台提交的审稿意见中寻找推荐引用的参考文献总量,看当中有多少是张三丰的论文,超过一个阈值就红牌。”

 

“如果审稿人推荐自己成果的数量太多,其审稿意见已经没有价值了,划水无疑。”北京邮电大学自动化学院副教授蔡宁是ComplexityPLoS One编委。他表示,如果同行评审流于形式,甚至被人操控,一次这种恶性事件的暴露都会导致期刊被SCI踢出。

 

蔡宁同时强调,面对强制引用,编辑应起到把关作用。遇到审核速度过快,且大量要求引用自己文献的审稿人,他会直接提出审核意见无效,并建议取消该人审稿资格。

 

 

 

同强迫引用斗争的努力一直在进行。

 

为加强审稿流程透明度,eLifeNature Communications等期刊已尝试公开审稿意见。

 

最近Nature也宣布,投稿作者可选择公开审稿内容,审稿人可选择匿名或实名。

 

蔡宁表示,此举“对审稿人也是一种监督,使他们更认真地对待这件事。”

他也提到,公开审稿意见对单个期刊已发表的文章意义有限,如果能在publons等公共平台追溯稿件以往审稿意见,“那将是一场革命”。但这样做需要考虑各方有无动力积极参与。

 

张亮生则认为,公开审稿意见更主要的目的是分享知识,与强制引用行为没有关系。

 

一些详细的审稿意见和作者回复甚至比文章正文还长,公开后,论文先前的不足、审稿人的负面意见、修改和反馈过程能帮读者和同行更好地理解研究成果。

 

 

“这是非常难得的一手研究资料,也是读者以前看不到的内容。”张亮生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