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人才观点 >

我国森林资源“家底”如何

来 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21-03-15

3月12日,第三期中国森林资源核算研究成果在京发布。研究结果表明,第九次森林资源清查期末(2018年),全国林地林木资源总价值为25.05万亿元,我国森林生态系统提供生态服务价值达15.88万亿元,全国森林提供森林文化价值约为3.10万亿元。

此次森林资源核算对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有何意义?森林对于实现碳中和目标有何作用?森林文化价值评估的创新性体现在哪些方面?国际竹藤组织董事会联合主席、国际竹藤中心主任及首席科学家、中国森林资源核算研究项目总负责人江泽慧等对这些问题进行了回应。

林地林木资源持续增长

第三期中国森林资源核算研究结果表明,与第八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期末(2013年)相比,我国林地资源实物量、全国森林生态服务年实物量和价值量都有了大幅增长。

研究显示,第九次森林资源清查期末(2018年),全国林地资源实物量3.24亿公顷,林木资源实物量185.05亿立方米;全国林地林木资源总价值25.05万亿元。与第八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期末(2013年)相比,林地资源面积增长了4.51%,林地资源价值量增长了24.87%;林木资源实物存量增长了15.12%,价值量增长了13.70%。

“第三期中国森林资源核算研究结果表明,我国林地林木资源持续增长,森林财富持续增加,为绿色发展奠定了重要的物质基础。‘绿水青山’的保护和建设进一步扩大了‘金山银山’体量,为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良好生态条件。”江泽慧指出。

“中国森林资源核算研究项目采纳最新的相关国际标准,同时紧密结合我国森林资源统计调查实际,探索建立中国森林资源核算的理论框架和基本方法,为建立我国资源环境核算体系、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进行了非常有价值的探索,提供了重要参考。”国家统计局副局长、中国森林资源核算研究项目领导小组副组长李晓超说。

“本次研究在评估指标和评估方法方面,充分吸收和借鉴国内外最新研究成果,在生物多样性保护功能、森林康养功能、滞尘功能的评估方法上进行了修正和完善,首次在全国尺度上对森林植被滞纳TSP(总悬浮颗粒物)、PM10、PM2.5指标进行单独评估,并在森林生态功能修正系数集上实现了突破。”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院长、中国森林资源核算研究项目执行负责人刘世荣指出。

发展人工林对森林碳汇作用巨大

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期间,我国提出将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森林作为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是陆地生态系统中最大的碳库,森林植被通过光合作用可吸收固定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发挥巨大的碳汇功能,具有碳汇量大、成本低、生态附加值高等特点。

“森林对温室气体的调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贮碳、吸碳和放碳。联合国粮农组织对全球森林资源的评估结果表明,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最重要的贮碳库,全球森林面积约40.6亿公顷,约占总陆地面积的31%,森林碳贮量高达6620亿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中国森林资源核算研究项目领导小组副组长彭有冬指出。

近10多年来,我国通过实施诸多林业生态工程,开展了大规模造林和天然林保护修复,森林资源得到有效保护和发展,森林面积和蓄积均有较大幅度增长,森林碳汇量也大幅度增加。

彭有冬介绍,目前,我国森林面积达2.2亿公顷,森林蓄积175.6亿立方米,森林植被总碳储量91.86亿吨,年均增长1.18亿吨,年均增长率1.40%。目前,我国人工林面积7954.28万公顷,是世界上人工林面积最大的国家,全球增绿四分之一来自中国,发展人工林对森林碳汇作用巨大。

“另外,我国森林资源中幼龄林面积占森林面积的60.94%,中幼龄林处于高生长阶段,伴随森林质量不断提升,具有较高的固碳速率和较大的碳汇增长潜力。这些对我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都具有重要作用。”彭有冬指出。

构建森林文化价值评估指标体系

与此前的研究不同,此次核算研究首次开展中国森林文化价值评估,创新性地提出了森林的文化物理量和价值量的价值评估法,并以此对全国森林的文化价值首次开展了计量评估。

“研究成果对传承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生态文化,增强文化自信、文化自觉等具有重大意义;同时,可以应用于区域森林文化价值和政府生态文明建设成效评估、完善森林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测算。”江泽慧指出。

江泽慧介绍,在森林文化价值评估中,提出了“人与森林共生时间”核心理论,构建了包括8项一级指标、22项二级指标、53项指标因子的森林文化价值评估指标体系。

“森林的文化价值与森林的生态服务价值、经济价值既相互关联又相对独立,国际国内关于森林文化价值评估研究多处于定性范畴,基于历史与现实的复杂性和人类认识的局限性,难以做到精准核算并穷尽其价值。我国森林文化价值核算是首次创新性开展工作,用相对准确的概念界定指标体系并进行定性和定量评估,以后还将深化研究,逐步完善。”江泽慧表示。

 
关注微信公众号